小楼只闻残雨声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真遥】午夜灯盏(架空/双结局)

午夜灯盏

In strom you save me,in peace you guard me.

【楔子】
2013年,夏。
Matsuoka Rin小心地踩在图书馆的木质地板上,垫着脚查看着书架上的书籍。这时节,窗外的阳光明媚到刺眼,成片的绿叶在街道两旁撒下一点可怜的绿荫。图书馆里的老空调发出轻微的轰鸣声,过分尽职地将Rin在的这块区域变成了北极。Rin的手指滑过一排排的书脊,像抚摸过爱人的皮肤。最终他的手指停留在一本没有名字的书上。
和其他放在同一个书架上的外表华丽的精装本相比,这本书看上去就像是被人遗弃一般待在角落。Rin好奇地将它抽了出来,倚着书架翻开已经发黄变脆的封面。
布满黄斑的纸张和几行手写的文字闯进了Matsuoka Rin的视线。他看见那些文字这样写道:“让我给你说一个故事吧,一个长长的故事。愿你如我一般,爱上这个故事。”


“这是个年代有些久远的故事了,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想象罗马帝国繁盛时的场景。只不过它远不如那个时代幸运,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黑暗的时代。”
【part 1】

Nanase Haruka并不喜欢冬天。
他的帝国位于一片被诅咒的大陆上,数百年来黑夜吞噬着白昼,将白昼的时间不断压缩直至消失。当Nanase Haruka成为这篇土地的主人时,白昼已经不复存在。然而这并非最糟糕的情况,更糟糕的是,白昼消失带来了其他的灾难,比如越来越低的气温让作物无法生长,让原本就困难的粮食供应更加雪上加霜。
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起先并未感到恐惧,但当饥荒和疾病席卷这片土地时,惊慌失措的人们在城内开始了骚动。Nanase Haruka的父亲一生都在为救济人民四处奔波,直至在某个下着暴雪的夜里心力交瘁地死去。丧钟齐鸣,白雪飞舞,Nanase Haruka一身素白,在祭司的见证下被加冕成为新的国王。
Nanase Haruka并非真正厌恶冬天这个季节,而是厌恶缠绕在他国土上的寒冷和冰霜。年轻的帝王想了无数的方法解决危机,而他想到的第一个办法,就是让他的勇士去开拓那些尚未被黑夜浸染的土地。
然而黑暗如影随形,无论他的勇士将国土扩展到哪,黑暗从不放弃它肆虐的爪牙。那些白昼尚存的土地在变为自己的国土之后便被黑暗侵蚀,无一例外。
他的人民既厌恶又不得不依靠着他。他们称呼Nanase Haruka黑暗之子,因他带来黑暗而又将黑暗拓展到别的地区。评论家们预言这个世界将陷入永远的黑暗,他们大肆宣扬Nanase Haruka是个来自地狱的恶魔,应当被当众施以火刑。
流言蜚语总是中伤人心。Nanase Haruka点燃一支蜡烛,如豆的灯光摇曳在昏暗的宫殿里,照亮了他面前那块小小的区域。华美的桌案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公文和密函,他胡乱地将它们推到一旁,疲惫的揉着自己的额角,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他脑海里有个声音在叫嚣着:“不用看也知道,他们控诉你的词汇和昨日一模一样。”
黑暗中,他的听觉变得更为敏锐。轻微的足音毫无征兆地闯进他的耳朵,Haruka睁开眼睛,将头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另一只手不动声色地按在了腰间的匕首上。他问:“是谁?”
蜡烛昏黄的光晕散落在来人的身上,他手提一盏破旧的灯,用手拍打着衣服上的细雪。他说:“这儿可真冷。我是Tachibana Makoto,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叫我Makoto。”
他快步走上前,Nanase Haruka本应该掏出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但他的直觉却说,等等,再等等。离他还有几步远的时候,Makoto单膝着地,在他面前跪了下来。随后他抬起头,对上了Haruka的眸子。
Nanase Haruka的眼睛是大海一样的蓝。但他警觉的目光让Makoto想到了某种羽翼未丰的幼兽。他声音冷清,像窗外惨白的月光:“你来这里做什么?”
Tachibana Makoto微笑着起身:“我的陛下,我为您带来了天堂。”



那个来自西方世界的宗教说,天堂就是上帝的国度,在我们得救以后但尚未离开这个世界之时,神的国就在我们心里。
那个时候我想,怎么会有人能为带来天堂。因为那是神的国度啊。
直至后来我才明白,原来天堂,可以有不同的诠释。
【part 2】
大殿里的气氛和殿外的空气一样冷。
旅人点亮了手里的灯。灯光亮起时有轻微的声响,随后大殿在一瞬间就被照亮。
Nanase Haruka微微眯起了眼晴,灯光照亮的一瞬间刺的他有些睁不开眼。他从未见过如此明亮的灯光,将他的宫殿照的亮如白昼——他的瞳仁早已习惯在黑暗中独处。
Haruka从未见过自己的宫殿最真实的模样,如豆的烛光只能照亮他面前的一方天地。他看见墙壁上用来装饰的玛瑙石,世界的轮廓被描绘在墙上挂着的一幅巨大的羊皮纸上,来自东方的香炉早已蒙尘,却并不影响它的精美。他的头顶是层层叠叠的绫罗,在房梁上组成了妖艳的波浪。眼前的一切让Haruka有些喘不过气来,他看向手提灯盏的男子,努力抑制因兴奋而略显走调的声音。他问:“你到底是谁?”
“我是Makoto,我为您带来了天堂。”
Haruka抽出腰间的匕首,将它贴在了对方白皙的脖颈之上。血珠顺着刀刃滚落,他低声道:“我知道自己并不算是个合格的君王。但我到底是个君王,我想要除掉你,轻而易举。”
Makoto的脸上并无惧色。他提起手中的灯,轻轻地擦过灯盏的顶部。灯光微暗,Haruka尚未作出反应,已而置身另一个不同的场景。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使Haruka往后退了一步。匕首从手中滑落,在Makoto的脖子上留下一道红色的伤痕。
Makoto仍旧是那副微笑的模样。他说:“我的陛下,我想你不曾知道,你的帝国有多么美丽。因为在你眼里,它不过是个暮年的老人,苟延残喘着不让死神接近它的躯体。”
Haruka像只愤怒的豹子一样上前捉住了他的领子:“因为这该死的黑夜和大雪覆盖了我的国土,遮蔽我的双眼,让我无从发掘它的诱人之处。”
“而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让你见证它的美丽。”Makoto拿开他放在自己领子上的手,“环顾四周吧,你会看见和往日不一样的风景。”
Nanase Haruka转过头,他看见一望无际的大海,和往日冰封的海面不同,这样的大海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温柔的光芒。他看见无数的帆船撑起白帆在海面上悠闲地行驶,河岸旁的码头一派热闹的景象。他带着迟疑询问Makoto:“这是这片土地曾有过的样子吗?”
“不,这是它应有的样子。”
Makoto擦亮手里的灯,场景再变,出现在他眼前的是和刚才完全不同的场面,茂密的森林覆盖了大片土地,只在缝隙中露出一点阳光。地上被青草覆盖,像绿色的波斯地毯。Haruka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绿植,他的国土上就连松柏都无法存活。
他扭头看向Makoto:“你还有什么要让我看的?还是说,你只有这点本事?”
“我所能给您展示的,不过是一部份而已。其余的风景,您会亲自看到的。”Makoto将灯盏收起,恭敬地站在一旁。
Haruka在草地上坐下来。他看着面前的人,长舒一口气。幻境里的一切感觉都那么真实,他盯着头顶上漏下来的几缕阳光,小声说:“你知道吗,我的心愿是我的国土有朝一日不再遭受诅咒,我的人民衣食富足,人们在城里欢快地唱歌跳舞,在每一个阳光充足的午后坐在树下,享受静谧的时光。就像我们现在这样。”
Makoto在他身边坐下:“那真是再好不过的场景。”
“这不过是我的梦想。”Haruka看进Makoto的眼里去。
Makoto低头,让自己的额头和Haruka的靠在一起:“我来帮你,把梦想照进现实。”
柔柔的微风和恰到好处的阳光或许是爱情的催化剂。Haruka隐约觉得自己对面前这个不知从何而来的男人产生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说说你自己吧。”他发现自己有些享受这个额头相抵的动作,“你的愿望是什么?”
Makoto笑而不语。他提起手中的灯,良久后方才开口:你知道吗,我的生命里只有这盏灯,我一直在等一个人,等他代替这盏灯,成为我生命中唯一需要守护的东西。


Haruka看Makoto提起那盏灯,又把它放下。他的额头离开Makoto的额头,仔细打量着这个异邦人。欲望翻涌而出,他颤抖着,去吻Makoto脖子上被他划出来的伤痕。他伸手去解Makoto的扣子,Makoto低低地笑了一声:“Haru,不用着急,我们还有大把的时光可以挥霍。”
他们在幻境中的草地上要了彼此一次又一次,像是到达目的地后幸福的快要发狂的旅人。Haruka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一次又一次的抚摸中变得炙热,对方留在他颈窝旁的温热气息就像情人的低语——你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但你仍旧感到欢喜。
总有些事情让人热血沸腾又疲惫至极。Nanase Haruka醒来时,剧烈的头疼仿佛在预示着昨晚发生的事情。衣物散落在一旁的草丛,Tachibana Makoto坐在他的身旁,目光明亮。
他说:“你准备好和我一起去看奇迹了吗?”
年轻的帝王凝视着那双碧绿的眼眸,轻轻的点了点头。他的随从跟在他的身后,城内的百姓亦谦卑地跟在他们身后。
他们来到城外最高的山峰上。Makoto再一次点亮手里的灯,人群议论纷纷,躁动不安。
随后Nanase Haruka看见了他永生难忘的一幕。
些微的阳光自地平线上漏出,随后金色的圆球自地平线上缓慢升起。躁动的人群在一瞬间变得安静,跟随他到山顶的臣民虔诚地跪倒在地,向着太阳的方向恭敬地弯下了身体,而他本人则震撼于阳光普照大地时的壮丽,并长久地凝视着那冉冉升起的希望。
Tachibana Makoto手里的灯盏在太阳升起的那一刻熄灭。他微笑着将那盏灯放在了地上,偏过头去看Haruka的侧脸。Haruka察觉到他的视线,但他没有去看Makoto的眼睛,只是静静地说:“谢谢你,谢谢你让我看到天堂。”
Makoto的声音听上去和往常一般温柔平和:“Haruka,等到一切都安定下来之后,我想和我的爱人在一条大河旁生活。每天清晨醒来时,我能看见我的爱人在我身旁安睡;每天傍晚我和我的爱人在河边的石质台阶上接吻,夕阳散发的最后一点光芒温柔地把我们覆盖。这样多好。”
Haruka的声音难得有了笑意:“Makoto,你的愿望未免太过简单。我向你许诺,待到尘埃落定,你会拥有一个盛大的婚礼。”
“我已经能想象到那个场景了。”Makoto笑了 “只可惜我等不到那一天了。”
他的身影在越发刺眼的阳光中变得稀薄,Haruka偏过头去看他时只看见他脸上模糊的笑脸。他伸手抚上Haruka的脸颊,指腹残存的温度让Haruka觉得心悸。他低下头,轻声说:“Haru,我们会在一个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微风吹起,像是无声的哀歌,Tachibana Makoto就这样消失在了风里。
年轻的帝王看着太阳升起的方向,毫无征兆地跪了下去。他觉得自己的脸上一片冰凉,但和那些寒冷的岁月里要把人的脸削下来的冷风不同,此刻残留在他脸上的是某种带走他脸颊温度的冰冷液体。
Makoto留下的灯安静地矗立在雪地里,Nanase Haruka伸手将那盏灯抱进自己的怀里,他想要说些什么,却意外的发现自己的喉咙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时至今日我依旧无法确定他是梦还是真的存在,因此我选择记录,这样至少他曾在我的记忆中占有一席之地。
【part 3】
Nanase Haruka的帝国如Makoto所说,是一片富饶又美丽的大陆。当白昼再度降临,结冰的河流解冻奔向未知的旅途,周围的国家不得不正视这个庞大的帝国,纷纷向它示好。
西方的近邻送来了美酒,东方的使者送来了无数宝藏,Nanase Haruka简单的查看过后就将他分发给了自己的子民。那些宝藏中唯一吸引他的,,只有一本年代久远的书卷。
那本书和他所拥有的任何一本都不同,它外表朴素,羊皮纸因为岁月的冲刷而留下的斑驳的痕迹。但当他轻轻翻开封面时,一个尘封许久的故事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宛若画卷。
那个故事说的是一个被时间禁锢的神明,在岁月长河中静静守护着一盏灯。他的生命漫长且没有尽头,他手里的灯蕴藏着强大的力量——能让时间倒转,死者复生。只有当他愿意运用手中的灯盏改变现世的事情时,他的肉体才会真正地消亡。
人们说那个神明从未发自真心的爱过任何人,或者说,他在等待着生命中最适合他的那个人的出现,让他愿意赌上性命,只为了达成对方的心愿。
Nanase Haruka合上泛黄的书卷,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他想起和Makoto初遇时的场景,那时他不过是个被世界遗弃的帝王,在华丽的宫殿里麻木地救济着他的臣民。没有人问他想要些什么,没有人问他是否感到疲惫,只有这个人,只有Tachibana Makoto,他跨过连绵不绝的山脉,穿过被冰封的湖面,带着一身的风尘来到他面前。Haruka问他来这里做什么,而他说:“我的陛下,我为您带来了天堂。”
他想起Tachibana Makoto消失前说的话。他说他们会在一个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Nanase Haruka将脸贴上本书的封面,低声说:我们还会见面的,一定会的,Makoto。
他如此的相信着。


【part 4】
或许你已经猜到,Tachibana Makoto就是那个神。然而他并非生来如此,所有的一切要从他的母亲说起。
那是个怀有少女之心的神明,在人间邂逅了她的爱人。他们在惊涛拍打的礁石上相拥而眠,在晨光熹微之时低声说着浪漫的情话。Tachibana Makoto是他们爱的结晶。
跨越种族的爱恋不被允许,因此他的父亲在Makoto尚在襁褓之时便离开人世。他的母亲将接受严厉惩罚——她永远无法死去。
他的母亲思念自己的爱人以致发了疯,每日跪倒在地祈求神明让自己死去,只有这样她才能再次见到自己的爱人。众神沉默不语,年幼的Makoto在思量已久后用稚嫩的童声说:“那么,就让我代替我的母亲接受惩罚吧。”
众神讶异地看着面前这个茶发碧眼的孩子。那个时候,Makoto不知道爱是什么,他只是心疼自己日日以泪洗面的母亲。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追求的永生,在他母亲的眼里是一种痛苦。如果死去对他母亲是一种幸福,那么,就让自己代替她,接受惩罚吧。
一瞬间他看见自己的母亲止住了哭泣,神情复杂地看着他。他母亲消失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谢谢你,让我找到了,去往地狱的入口。”
众神怜悯这个愿为母亲受罚的孩子。他们交给他一盏灯,这盏灯里蕴藏着神奇的力量,能达成他的一个愿望。当他决心用这盏灯改变现状时,他的躯体会消亡,他的灵魂就能找到去往天堂的路。而在那之前,他不老不死,肉身永存,流浪在这片热闹又荒凉的土地上。
那些寂寥的时光里,Tachibana Makoto始终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着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他见过洪荒宇宙和无数生老病死,却始终没有使用过自己手里的灯。他曾把自己的经历当做神话说给一个吉普赛老人听,老人微笑时脸颊上的皱纹像水波一般荡漾开来。他说,这不是一个褪不尽人气的神么,他的内心里只有这盏灯,等到那个值得自己交付真心的人出现,他便愿意将这盏灯的位置空出来,让那个人完整地占据他的心房。
自那之后,Tachibana Makoto一直在寻找他的爱人。
Nanase Haruka就是在这个时候走进他的视线的。他看着这个人在黑暗中被加冕为王,青涩和懵懂在一日之间消失不见,取之而代的是上位者的英明和冷静。只有在午夜梦回时,他在梦中的哭泣和呢喃才会显示那个本真的模样。更多的时候,他表现出的都是那个冷漠的自己。Makoto想,人类说到底不过也就是这么脆弱却又极力掩藏的生物罢了。他想守护这个脆弱的君王,这个人有着一身傲气,却在这个黑暗的时代里被打磨的一干二净。他应该有更好的未来。
此前他从未幻想过自己会爱上这个男人,他像高山顶上的雪线,寂寞的拥抱着第一缕初生的阳光。每当他透过漫长的时光凝视着这个人时,他的内心总有个声音说,没错,就是他了。
每一天,每一小时,都感觉到,你注定是我的。①
他用那盏灯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让Nanase变成自己的所有物,第二件事,帮助他达成他的愿望,让他的帝国永远不再遭受诅咒的威胁。
Makoto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和自己的爱人倚河而居。他说不清自己对河流到底抱有怎样的情感,或许只是喜欢旅途中曾见到的河岸旁的风景,想要永远的将自己和所爱之人融进这个风景里。
当他决意用这盏灯达成Haruka的心愿时,他就永远没有机会达成自己的心愿了。
以前他认为爱是自私的,他的母亲能为了自己的爱人,放弃自己的儿子;后来他认为爱是对等的,因为人们在相爱的同时又伤害着彼此;而现在,他认为爱是愿意为另一个人达成心愿——哪怕这件事是建立在他灰飞烟灭的基础上。
他是虚空,是容纳所有沧海一粟的无垠,他是修行,是无法退尽人气的神,是永恒这片原野上的牧羊人。他是天地悠悠的一部分,却甘愿一个此情此景的人类付出一切。
Makoto想,这是他漫长的一生中,做过的最有价值的事情了。

【part 5】
属于黑暗的时代过去后,Nanase Haruka时常幻想着和Makoto在落日余晖中接吻的场景。
那一定就像置身天堂。

【尾声】
Matsuoka Rin合上书本,陈旧的封底写着这么一句话。
“In strom you save me,in peace you guard me.

——你于风雪中拯救我,于平静时引导我。

【完】

【番外】明灯 (HE结局)
1.
对Tachibana Makoto来说,和自己多年的好友Nanase Haruka一起合作拍完午夜灯盏这部电影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为电影剧本的设定,他们不得不在气候寒冷的挪威拍摄了很长时间。导演Matsuoka Rin对于电影场景有着近乎变态的要求,因此Makoto和Haruka不得不在凛冽的寒风中拍摄的大部分场景。除却寒冷气候的影响,更让Tachibana Makoto感到难熬的,是他对Haruka长达十多年的暗恋在这部电影里随时都可能暴露出来的事实。
电影里有这样一个场景,那个神明在消失之前抚上了帝王的面颊。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Makoto感到无比的困难,因为他要极力克制住自己的越来越快的心跳,才不至于让自己的手变得发抖。
2.
不能否认Matsuoka Rin是个很有才华的导演,他所拍摄的影片角度特别,剧本新颖。加上对场景苛刻的要求,尽管是同志题材的电影,但因其宏大的场面和独特的感情线路,电影一上映就受到了瞩目。饰演电影主角的Tachibana Makoto和Nanase Haruka也因此为人熟知,成为炙手可热的演员。
电影上映的前一个月,剧组召开发布会。短暂的客套话之后,记者将枪口对准的沉默寡言的Nanase Haruka:“请问Nanase先生对于这次出演的同志影片有什么样的感想呢?特别是和你演对手戏的是你长达十余年的好友,在拍摄过程中会有不愉快吗?”
“Makoto是一个很棒的演员,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没人真正理解Nanase Haruka想表达的到底是什么,这个不善言辞的人向来沉默寡言,只有他自己明白那句话完整的版本应该是这样的:
“Makoto是个很好的演员,对我来说,要忍住不爱上他,是个巨大的挑战。不幸的是,我失败了。”
3.
他们的电影被戛纳电影节提名,主创人员全都要在电影节上出场。于是一群人兴致勃勃的在某个日常的宴会上讨论到底要怎样出场才够酷炫并吸引媒体以及粉丝的目光。因为醉酒而有些神志不清的Nagisa从自己的包里摸出三条小鸡图案的泳裤甩到桌上,打了一个带着酒味的嗝。他兴致勃勃地说:“你们还记得以前我们招揽新部员时用的办法吗?那个时候我们把上衣脱掉企图靠肌肉来吸引新部员,这一次我们穿着小鸡泳裤在红毯上刷一下把裤子脱了,那场面肯定……”后面的话他没能再说下去,因为他们的投资方总裁从桌面上抄起一条泳裤,利索地堵住了他的嘴。
Makoto笑着看Nagisa一脸迷茫地去扯嘴里的泳裤。可是他所关注的事情不在如何变成大众焦点,他有自己的计划。在电影拍摄完毕后,他就寻找技术娴熟的工匠打造了两只戒指,并千叮咛万嘱咐要在戒指的内圈刻上M&H。这些日子以来,他把这两个戒指放在最靠近心脏的地方,小心珍藏。
仔细想想,他和Haruka做过最为亲密的事,不过是年少时在自家卧室里为数不多的同床共枕,以及电影结尾时在夕阳下那个轻若晨风的吻。
十多年来的陪伴,将Nanase Haruka变成了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这个人是他幼时的玩伴,是他十多年来心心念念想要在一起的那个人。
Makoto已经想好,等到电影节结束后,他就向Haruka求婚。
4.
Makoto幻想过无数次向Haruka求婚的场景,但是他从未想过自己的计划原来那么轻易就露了馅。
电影节那天,他们坐着黑色的加长林肯前往会场。Makoto在车厢内换上西装外套的一瞬间,躲藏在口袋里的戒指伴随着他的动作滚落出来,掉落在座位上。
Makoto赶忙伸手去捡,但是Haruka的动作更快。他捻起那个小小的金属制圆圈,将他递到Makoto面前:“东西掉了。”
场面有些尴尬。Makoto伸手捏起那枚戒指,揉着自己的后脑不知所措。最后他认真地看着Haruka的侧脸,说道:“那个……Haru,我有话想跟你说,但是我忘词了……”
Haruka一脸坦然:“那你好好想想吧。”
Makoto捏着戒指,双手无意识地在腿上绞来绞去。林肯车已经驶进会场,停在了红毯前。他动了动嘴唇,刚想说些什么,急促的敲击声从玻璃上传来,打断了Makoto原本想说的话。他无奈地摇下车窗,对着外边焦急的经纪人说:“抱歉啊,再给我一分钟好吗?一分钟就够了。”他还没等经纪人作出回答就把车窗摇了上去,随后转向Haruka,干笑了两声:“那个,他们催我们出去了。所以啊Haru,为了节约他们的时间,你答应我的求婚好吗?”
Makoto在Haruka面前摊开手掌,铂金的戒指在手掌里泛着温润的光,随后,他单膝跪地,对上Haruka水蓝的眸子。他的声音里有轻微的颤抖:“Would you marry me?”
这是他十多年来的好友,是他在迷茫时路上的明灯。或许此刻并不是一个适合求婚的好时机,但是Haruka觉得自己等这句话真的很久了。
他伸出手,轻笑道:“Yes,I do.”
Makoto小心翼翼地将戒指戴在了Haruka的无名指上。敲打窗户的声音再次响起,Tachibana Makoto微笑着转过头,他说:“那么,你准备好了吗,我的夫人?”
Haruka长长地呼了口气:“事实上,我已经准备了很久了。”
Makoto打开车门,粉丝们狂热的欢呼声和照相机的闪光灯在瞬间淹没了他和Haruka的身影。他微笑着握起Haruka的手,向人群挥手致意。红毯在他脚下不断向前延伸,他只觉得自己点亮了生命里唯一一盏明灯,却意外地照亮了两个人的未来。

——真·end

特别鸣谢:
京阿尼电影制片厂
真遥大法好真遥还能再战五百年协会
午夜灯盏剧组
【以上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评论(1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