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楼只闻残雨声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真遥】浮生未歇(古风)

花期渐远,断了流年,
不如就此相忘于尘世间。
  
【楔子】
  他记得年幼时母亲总爱牵着自己的手,在早春时节去看那棵红豆树。在这死气沉沉的后宫之中,唯有这棵红豆树开得旺盛,如匕首般笔直地扎向天空,母亲伸手折下一枝红豆,羊脂玉镯在阳光下泛着点晶莹的光。她微笑着对他说:”遥,此物名唤红豆,乃相思之物。女子多将其采撷送给自己心爱的男子。”他抬起双眼,湛蓝的眼里有波光闪过:”母亲,何为相思?”
  母亲抬手理理他鬓角的乱发:”便是心里装着一个人。”
  ”母亲可有相思之人?”
  ”自然是有的。”眼前的女子轻笑道,”只是遥,你要记住,相思绝非百利无一害,有时它迷人心智,切不可过于沉溺于此。”
  他茫然地点头:”孩儿谨记。”
  彼时他不过是鲜少被人提起的四皇子。母亲清心寡欲,只喜吟诗作赋。他偶尔会翻开那些厚厚的诗集,听母亲用温婉的声音解释着那些诗词的意思。他最喜欢刘长卿的那句“苍苍竹林寺,杳杳钟声晚。”褪去了人间烟火气息的诗句有着凉到骨子里的美丽。母亲听过他的解释后笑而不语,良久后方才开口:这世间的人们大抵都想要去坐那孤家寡人的位子,却不知坐上了那位子,命中便再无他物。
  他答:“世人皆是如此。”
  母亲笑着合上诗集:“遥,总有一日你会明白,那无尽的荣华富贵,比不上和心爱之人相守相依。”
  春寒料峭的三月,茶发碧眼的男孩登上了去往江南的航船。那一年的雪似乎怎么也下不完,他立于船头,伸手接住一片雪花。雪花转眼便成为掌心里的水,带着摄人心魄的寒意。他微笑着对船夫说:美好的事物皆不长久。夜已深,他在冰冷的木板上沉沉睡去,梦里是无穷无尽的漫天星光。
  烟雨江南,风景旖旎。我愿在落花时节与你相遇——无关风花雪月,情意绵绵,只需回眸一笑,便知你也在此。
  
  
【楔子完】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