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楼只闻残雨声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福艾】远歌

之前在贴吧发过一次,现在搬来这里来填充一下我空荡荡的博客= =
——分割线——
远歌
  
  那个女人死了过后,我就再也没见过Sherlock Holmes笑。
  他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任凭我们怎么敲门并扬言要踹门他都不开门。事实上John Watson已经踹过一次门了,但是不知道Sherlock用了什么方法,被踹的门尽管已经变形仍旧履行着它的职责。唯一能证明Sherlock能活着的,只有萦绕在房间里悠扬的小提琴声。
  "Janine,你是他的女朋友,你劝劝他吧。"Mrs.Hudson用恳求的语气对我说。
  我又何尝不想这样做呢,可是Sherlock关着门,就像是关上了心门一样。
  
  我开始向询问John询问一切有关Irene Adler的消息,拜托他尽可能想出所有他们两个曾有的对话。
  不能成为真正的她,那么,做一个冒牌货,也是不错的。
  
  我请人卸掉了Sherlock公寓的门,再请了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把门后的大柜子移开。Sherlock Holmes,我的男朋友穿着那件深蓝色的睡袍,背对着所有人躺在沙发上。我冲过去纠着他的头发,强迫他把头提起来。他睡眼惺忪地看着我,我扬手给了他一个耳光。
  Mrs.Hudson在一旁惊呼出声,我刻意模仿着John所说的那个女人的声调:"怎么,大侦探Sherlock Holmes也有如此狼狈的时候么?"
  我盯着他晦暗的脸,又补上一句:"看看这对颧骨,我要是一巴掌打过去,我会割到自己的手。"
  他的眼睛里一下子多出了些我看不懂的情绪。
  
  Sherlock在追查我的顶头上司,为了进入他的办公室,他和我约会——谁让我管着出入老板办公室的权力。
  "他是在利用你啊。"好友这么告诉我。
  "我知道的。"
  "那为什么还和他继续下去?"
  "你知不知道,爱一个人的感觉?"
    
  你知不知道,爱一个人的感觉?
  就像是河水于春天解冻,欢快地奔向未知却又既定的旅程。然后水位上涨,缓慢地淹没农田。而你就在这样的感觉中毫无保留地交出自己的整颗心。
  我想Sherlock Holmes对我而言就是这样的存在。
  所以我甘愿为了他,变成他喜欢的模样。
  我学着那个女人穿有着红底的高跟鞋,学着她用血红的唇彩,学着她说"Let's have dinner",学着她洗完澡故意不穿自己的衣服而抢Sherlock的睡袍。
  这样做似乎颇有成效,Sherlock近来的精神好了许多。
  我原以为我们就能这样走下去直到结婚,可我不知道Sherlock其实比谁都明白我不过是个冒牌货。
  事情发生在某个午后,洗完澡的我如同往常一般拿了Sherlock的睡袍穿。
  "脱下来。"他言简意赅。
  "什么?"我有些愣了,随即展开一抹笑,"你要和我一起吃晚餐吗?"
  "我叫你脱下来。"他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子凉意,"这件睡袍,只有我和她能动。"
  我觉得心里有什么地方裂开了。
  
  Sherlock不眠不休,想着怎样进入老板的办公室。我时常见到他在公司大楼下徘徊,紧锁着眉头。可是要进入办公室,要么得有老板的门禁卡,要么得通过我。
  我幻想了无数次他会如何偷到门禁卡,甚至想过他和我在一块是为了指使我去偷门禁卡。我没想到,他竟然拿着求婚戒指,对着那个小小摄像头,向我求婚。
  我让他进来了。
  我知道他在利用我,从一开始就知道。
  可我掉进了他的牢笼,不想出来。
  我等着他上来找我,却先碰见了Mary。
  她说对不起,然后把我打晕了。
  
  Sherlock到达我所在的楼层时,我已经醒了。我装着昏厥过去的样子,感受着他的手指放在我鼻子下试探我的呼吸时,那轻柔的温度。
  "我们上去看看。"透过我勉强睁开的眼睛细缝,我看见Sherlock对John说话。
  等他们一走,我就从地上坐了起来,悄悄跟着他们上了楼。
  John去了隔壁的房间搜查,而我悄悄地,待在了Sherlock进去的房间门口。
  我听见老板卑微恳求的声音,Sherlock冷静地跟Mary说话,我没有听清说的是什么,随即就听到一声枪响,然后,Mary走了出来。
  我躲在暗处,大气都不敢出。
  等Mary的背影一消失,我颤抖着按下了急救中心的号码。
  
  我想或许是因为我打扮得太像那个女人,以至于我刚走进房间想要确认他的状况就被他一把抓住手臂。他的声音沙哑,胸腔里回响着拉风箱一般的声音:"你回来做什么,伦敦不安全。"
  然后他轻轻摇头:"不对,你死了,这是幻觉。"
  我想要回握住他的手,却被他推开:"你走吧。能在这个时候见到你,真好。"
  我踉跄着走出门,倚着暗处的墙像被人抽去筋骨一样往下滑。John跨进房间大门喊着Sherlock你怎么了,或许是因为周遭太过寂静,我听见Sherlock说,John,我见到那个女人了。
  John说你别说话我要打电话叫救护车了。
  他却接着说,John,我一直以为自己忘了她,可是在生命将尽之时,我第一个想到和看到的,都是她。
  我捂着嘴无声地哭了。
  
  很多年前有人告诉我,在你的生命中,有些是可以分享的,有些是害怕面对的,而当你找到那个人,那些害怕的事情可以和他一起面对,那是多么的难得。
  只可惜我花了那么大的气力陪伴在你身边,却不过是她的一个影子而已。
  对我而言,或许没有比这更让我难过的事情了。
  不过没关系,最起码我还拥有着,和你一起为数不多的快乐时光。
  ——远处传来了轻若晨风的歌声。
  
「end」
评论(7)
热度(49)